多省密集行動 藥占比終將達到“被隱藏的角落”?

多省密集行動 藥占比終將達到“被隱藏的角落”?

發布日期:2020-07-01 瀏覽次數:56

      6月30日 藥占比這一概念,最早在 1994 年由上海市首先提出;至 2015 年國務院辦公廳發文,明確在全國范圍強制執行藥占比不超過 30% 的政策,掐指一算,21年,到了今天,已經足足26年。


  2018年8月20日,由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2018年下半年重點工作任務的通知》中,明確指出,要強化醫保對醫療行為的監管,采取措施著力解決“掛床”住院、騙保等問題,科學控制醫療費用不合理增長。2019年年初,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答記者問環節,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局長張宗久表示,此次績效考核,以合理用藥相關指標取代了單一藥占比考核。


  從初心的角度來看,控制藥占比是針對過度用藥施行的,但實際上,一味控制藥占比,一是讓醫生臨床開藥時總是顧慮重重,不是從實際治療出發,而是左顧右盼、思想負擔重,生怕用“貴”了藥、用“錯”了藥。二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刂扑幷急茸兂闪俗非蠓肿邮降姆只?,把藥費支出的分子不變,降低分母(醫療費用)也能達到降低藥占比的作用。這樣的“造假”,直接導致了很多醫院到了考核的時候只有無奈去做一項初中生都會的事情:減小分子,加大分母。而最終的效果是,藥該用用,企業投入依然沒減少,患者還是在喊買不起藥。


  讓醫生頭痛、讓企業無奈、讓患者困惑摁起葫蘆起來瓢的藥占比,究竟是怎么來的?


  追根溯源。2015年11月,當時的國家衛計委聯合國家發改委、財政部、人社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聯合發布了《關于印發控制公立醫院醫療費用不合理增長的若干意見的通知》,其中,為加強醫療費用監測,便于量化比較費用控制情況,《控費意見》提出21個指標,在醫療機構收入結構方面,特別列出了藥品收入、檢查化驗收入、衛生材料收入等占醫療收入比重等指標,根據當時的定義,藥占比(不含中藥飲片)=醫院藥品收入/醫療收入×100%,不含中藥飲片,用于反映醫院藥品費用水平和收入結構。


  而眾所周知,醫療收入包括服務收入(診療、護理、手術、檢查、檢驗等項目)+藥品收入。而根據有關政策要求,2017年9月底前,全國各級各類公立醫院于9月底前必須全部取消藥品加成,除中藥飲片外的藥品實行零差率銷售。而根據當時有關政策要求,新的采購制度要求強化預算約束,今后醫院藥品費用支出一般不高于醫院業務支出的25%至30%。這是為了從預算環節控制藥品費用,有利于降低藥品的虛高價格。也就是說,在政策的催生及藥品轉化運營成本的巨壓之下,醫療機構業務收入中的藥品部分需要認真盤算怎么獲取,同時,服務收入怎么擴大。而在業務支出方面,“藥品支出”一項卻斷不能少。


  一方面藥品收入減少,一方面藥品支出壓縮受限,除了省級帶量、帶預算采購降價外,在醫??傤~預付的大背景下,醫療機構只有在“分子”、“分母”方面動手腳。于是,就來到了文章前面提到的現象。不難看出,建立藥占比的目的是為了抑制醫院通過銷售藥品獲得利潤。在藥品取消加成、招標降價由醫療機構主導的今天,藥占比的功能無疑是處于一種比較無奈的局面。


  而目前,可以看到醫藥行業有幾個趨勢非常明顯。


  首先,國家組織了三輪兩批帶量采購與四輪國家談判,這些品種屬于剛性需求,屬于政治任務,因此,從政策角度這兩類品種就已經強勢掃清了藥占比存在的必要。


  其次,各省帶量采購已經痛下決心,不但要刀刀剔骨削肉,還要進一步擴大面積將中成藥、生物制藥納入集采范圍,目前的降價力度不用多言已經眾所周知。


  最后,藥品采購數量減少已經成為一個也是個趨勢,從以前數萬個品規(醫保、自費甚至包括健字號藥品)中標泛濫成災,而短短不過五六年,目前用藥采購的三級/二級/基層的用藥總量分別是:1500-1800個/1200-1000個/800個,就算藥品進了醫保又怎樣?進了醫保進不了基藥還不是受到1+X的強烈限制?!而且,現在進了基藥如果不是剛需品種也不一定有好日子過。在這樣的趨勢下,藥品采購目錄精簡如骨,藥占比也的確沒有必要再占據太多的空間。


  隨著全國各地按病種付費的陸續推進,臨床療效證據不充分,未獲得權威疾病診療指南或循證醫學支持,不具備藥物經濟學優勢,臨床使用量大,性價比低,處方點評問題多,超常用藥或不適宜用藥概率高的品種,已經面臨著滅頂之災,隨著各地醫保增補442的強力出清,此類品種的日子已經越來越難過。


  因此,繼續將藥占比盲目作為避免醫?;鹜钢?、醫院績效管理的重要手段與內容,實際上,已經沒有必要?;蛟S是有關方面意識到了藥占比的作用在某種程度上被異化,或許是現在的政策力度已經用不著藥占比再唱主角,記得前年有關方面相關負責人在藥品安全合作聯席會議上就曾表示,醫保局的職責,主要可以用10個字來概括:保障,價格,招標,支付和監管。當這五個方面真正落地并執行到位了,藥占比的使命含有計也就結束了。


  藥占比,終有一天,將完成歷史使命,到達一個“被隱藏的角落”,再也無人知曉,從此消失。

      來源:醫藥網

幸运飞艇1─5名计算公式